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和连长老婆不得不说的故事
我和连长老婆不得不说的故事
           我和连长老婆不得不说的故事



字数:7134

  离开s城已经7年了,那里是我的第2故乡,我把人生最美好的3年挥洒在了军营,那个让我从小男孩变成男子汉的连队,永远怀念那段日子,怀念我的战友,当然也怀念今天故事的主角,我连长的老婆,我们就叫她明嫂子吧!

  那是我2年兵的时候,连长家里装修,我们排长为了拍马屁就叫了一个班的战士去免费劳动,也就是从楼上把边角废料抗下来丢掉,再把水泥沙子什么的抗上去,没有技术活,就是出大力而已,夏天顶着大太阳实在干不动,我们就选在黄昏时候干,即便如此也是挥汗如雨,大汗流淌在一群古铜色跳动着肌肉的肩背上,再配上一张张年轻充满活力的脸庞,这情景不知是不是让女性心动。

  而我和明嫂子的故事就开始于这个燥热黄昏的一个意外。其他战友都在楼下喝着饮料,我抗上最后一包沙子艰难的爬上了4楼,明嫂子快步走到我身边,一边要帮我拿下沙包,一边说道:「哎呀小关,真是太辛苦你们了,实在不好意思啊!」

  我哪有力气跟她客套,只是想把重于千斤的沙包放下,可动作有些猛了,正好明嫂子也伸手来接,沙包向下的惯力扯着她身体向下,自然的退后一步,无巧不巧的拌在了身后的木板上,由于空间本来就不大,她急速后倒,我赶忙伸手想拉住她,拉是拉住了,可我脱力的双腿竟然不听使唤,一起被她拉着倒了下去,我重重的压在了明嫂子身上,甚至听到了她后脑装在地上的声音。

  无论你信与不信,世间的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巧,明嫂子倒下去的时候衣服呲的一声,从后背扯开了一个大口子,我们狼狈的站起身来,她手捂着后脑,还有些眩晕,我赶快走到她身后想看看摔坏了没,可却给我看到了她粉红色的文胸,后面扯碎的衣服实在遮掩不住什么了。

  这是正在装修的房子,又是夏天根本也没有可以换的,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先把大门关上,然后从腰上解下了已经被汗水湿透的衬衫,尴尬的递了过去,明嫂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,这时候我已经狼狈的窜下了楼。

  下楼的时候才开始回忆刚才压在明嫂身上消魂的那几秒,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她软软的胸部,平坦的小腹,白皙的脖子,还有鼓胀起来的耻骨,还有我们起身后虽然没说什么,但她涨红的小脸,游离的眼神还是那么让人心动。那一刻,甚至不觉得她是连长的老婆,不是那个大我9岁的少妇!

  那个黄昏,我和战友们都累坏了,可我的心里却期待能再来帮忙两天过去了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下午,正在单杠上做大回环,就在转的时候,眼角瞄到了一个熟悉苗条的身影向我在地方走过来,我假装没看见,更起劲的转了3圈才停下来,跳下单杠正好和明嫂子站个对面,我搓着手说到:「来了嫂子?你脑袋没事了吧?」

  明嫂子的脸一下红了,回答说:「恩,没事,就是起了个包,那个……你的衣服我洗了一下,给你送来了,小赵说你在这儿呢!」说着递过来一个纸袋。
  我伸手接的时候不知道脑子里是怎么想的,竟然一把抓住了明的手,又迅速松开,假装只是不小心而为,明嫂子楞了一下,然后笑出两个酒涡蹦出了3个字:「小P孩儿。」

  那一刻,我真的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酥了,若不是光天化日,若不是在军营里,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,直到明嫂子走出十几米了我才喊了一声:「谢谢你啊!嫂子。」

  接下来的近8个月时间里,我们再没有机会相见,说到底,这是部队,几乎是全男性的世界,我这里又没有女兵,对明嫂子虽有妄想,也被每天繁重的训练冲淡了,直到我服役的最后一年,事情出现了戏剧的转机,我被调去给领导开小车,虽说桑塔那不是什么好车,但总比枯燥的训练舒服,我所要做的就是伺候领导。

  3月,春节刚过。军区开办学习班,这时候已经是副营级的明连长和营长一起去参加了学习,周期15天。这一天我正在擦车,突然手机响了,大家不要诧异,司机班是可以配手机的。是明连长,他询问的口吻问我:「小关,你后天,就是周6有什么事吗?领导用车不?」

  我回答说:「应该不用吧,领导去了外地,我正好没什么事,您有事吗?」
  明连长松了口气说道:「是这样,你嫂子后天想去马家村,你看你方便送她一趟?要是行的话,我给你电话你们联系下。」

  心里跳动了一下,我爽快的答应下来,要过了明嫂子的电话,没有马上拨给她,一直等到了晚上才拨通了她的电话:「喂?嫂子?我是小关,关鹏,连长说你周6要去马家村,我几点来接你呢?」

  定好了时间后,我焦急的等待着周6的到来,下午两点,我就敲响了明连长的家门,这比我们预定的时间早了两个小时,上天眷顾,明嫂子刚洗完澡,开门的时候头发还没吹干,屋里暖极了,我开车穿的也不多。

  明嫂子有些意外的看着我,一边用毛巾搓着头发,一边问我:「不说好4点吗,怎么这时候就过来了?」

  我略显得尴尬的一笑:「哦,没有,我也没什么事,连长又不在,我想说看你有什么活要干没有。」说完这话我的脸肯定是红的,因为就连我自己都不信自己说的鬼话。

  明嫂子似乎并没在意,只是斜眼看了我一下,指着沙发让我坐。坐了一会,我站起身说:「嫂子,用下你卫生间呗?」

  「用吧用吧,灯在左手边。」

  我开门进了卫生间,关上门,突然嫂子在门外一声惊呼:「哎呀!」紧接着,卫生间的灯被嫂子在门外关上了。

  我一时间不明就理,还在问:「唉?什么情况?」

  这时候嫂子沉默了一会,说:「我给你开灯,不过你可别乱看啊?」

  当灯再亮了以后,我看到在浴盆边的小架子上,搭着明嫂子的乳罩和刚刚洗澡脱下的内裤,内裤中间还带着黄白色的痕迹,我小弟弟一下子就支起了帐篷。大家可能对女人内裤进行过意淫,可我意淫的对象就站在一门之隔,而她清楚的知道,我看到了她最神秘的羞布。由于小弟弟太硬,尿也尿不出来,等了大概5分钟才从卫生间出来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有了想捉弄下明嫂子的想法,我拿出了她的内裤,走出厕所,张开手,故做严肃的说:「嫂子,你东西忘在里面了。」

  明嫂子又羞又急,一把抢过小小的布片说:「不是告诉你别乱看吗?小P孩儿!」这哪里象一个28岁的少妇,分明是一个怀春的小女孩儿。我正看得心潮澎湃,她一转身进了里屋,然后听到门反锁的声音,隔着门传出了她的声音:「你等一会,我换下衣服,咱俩先去买点东西,然后直接去马家村。」

  下午4点,买好了东西,我们开出了市里,直奔马家村。而在路上,我才知道她究竟要去做什么。原来,在部队里早就听说明连长30好几了没孩子,都说是明连长不行,也有的说明嫂子有问题,可现在才知道他们两口子其实都没问题,可就是不怀孕,这次去马家村,就是去见一个出马看病的人,就是算命的,据说很灵,就连市里好多当官的也去那求指点迷津,最大的还有正厅级的,而明嫂子就是听另一个军官老婆的指点才要去的。

  按着GPS的指点,我们很快就到了马家村,敲门说明来意后,我陪嫂子坐在了客厅里,嫂子似乎有些紧张,因为这里香烟缭绕,里屋还传出和尚念经的音乐,现在知道那是大悲咒。

  等了大概40分钟,屋里走出了一个老太太,出来以后,还不停的回身道谢,然后在客厅里的香案上,把500块钱压在了香炉下面,依然是不停的道谢走出了大门,这时候一个中年女人叫明嫂子进去,我也想跟进去看看,可那女人挡了我一下说:「小伙子,你有皇气在身,不方便进去里面,外面坐会吧!」原来我穿着军装,这叫皇气在身,嘿嘿,没办法我只好又坐下了。

  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,嫂子从里面出来了,手里不知道攥着什么,非常虔诚的在佛龛那上了香,还磕头,最后压了500块钱,我只是觉得又好笑,又好玩。

  出来马家村的时候,天已经全黑了,我说我们先去加油,加完了油,明嫂子执意要给我加油的钱,我再三解释说公家给我出油钱,她就是不听,在加油站跟我拉扯起来,她从皮大衣的内兜里拿出钱要给我,我也把着她的手往回塞,直到我的手背紧紧的贴在了她的乳房上,她才白了我一眼收回了钱包。

  一路上,我们一边聊天,一边听歌,我夸她命好,老公好,运气好什么的,可每次提起明连长的时候,她都有意无意的叹一口气,这被敏感的我捕捉的十分清楚,我心里跳着,在想着应该怎么继续我们的谈话,怎么给她一些略带过分又不过格的挑逗……

  我故意跟她说生孩子的事,装着问这问那,又问孩子从哪生出来,又问是不是先前吃的避孕药有问题,当我问到是不是他们做爱姿势不对的时候,明嫂子不说话了,我知道有些过了。

  过了20分钟,大概离市区还有40公里,车开到一片杨树林子中的时候,明嫂子突然说:「小关,能不能停一下?我想上个厕所。」

  我头也没回说到:「再有20分钟就到了。」可我,还是一脚刹车停了下来,因为我知道,这,是一个机会明嫂子似乎有些憋不住了,可又不敢太往林子里走,想让我跟她一起,却又知道不对劲,我也点上一棵烟,离明嫂子十几米的地方,慢慢的跟着她,她叮嘱我回过头,可我偏偏盯着她看。

  她似乎真是憋不住了,我看着她解开腰带,脱下裤子,蹲下去,接着哗哗的水声,那一刻,我决定,我一定要进入明嫂子,就是今天!

  过一会儿,明嫂子回来了,我在她面前解开裤子,对着一棵树也放开了水,明嫂子没有回避,只是快步上了车,这一次,她坐在了车的副驾驶位。我上了车,要了矿泉水洗了下手,发动,继续我们谁都没说话。

  我突然说:「你会开车吗?嫂子。」

  她回答说:「不会,我冷的。」

  抓住她的手,放在变速杆上,然后说:「我教你挂档吧,这是4档,这是5档,这是……」

  意料之内,嫂子没有回避,任由我抓着她的小手,在档位上摩梭,一会儿,我又拉着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右大腿上,她仍是一言不发的坐着,我侧过头看她,发现她闭着眼睛,似乎是在睡觉,我心里更高兴了,也知道她这是在避免尴尬,既然你装睡,那我就按你睡着了来,我慢慢的拉着她的手,滑向了我的两腿中间,那里已经鼓出了一个大帐篷,我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手抖动了一下,呼吸急促了一下,这时她身子向右侧移动了一下,我哪能让她就这么离开,用力拉了一下。
  我再侧过头看她的时候,她正睁着大眼睛,似怒非怒,似怨非怨的看着我,嘴里还喃喃的说着:「你啊,小破孩儿。」我再也控制不住了,一伸头,蜻蜓点水一样吻了她一下,她没有躲避,却坐直了身体,抽回了手,说了句:「好好开车。」

  20分钟后,车停到了她家楼下,我们坐在车里大概3分钟谁也没说什么,还是她先开口:「谢谢你了小关,天晚了,我就不请你上去坐了。」然后推开出门要走。

  我心里清楚,机会就眼前,关鹏啊关鹏,是爷们的就上!要么就是损种。想到这,我急忙说:「嫂子,我饿了,咱俩出去吃点东西吧?」

  明嫂子站在车门盯着我看了几秒钟,似乎做着什么重大的决定,突然大出了一口气,对我说:「要不……你上来吧,我给你下点面条。」

  我急忙说了声好,车门又被嫂子拉开了,她低着头眼看着地上说:你把车停到小区外面那停车场吧!我还没弄明白为什么,可突然之间心里猛烈的跳动了几下,我的车是部队牌照,这里住了不少军区家属,从车号就能知道是谁的车,她让我停的远些,这不是告诉我今天一定会发生什么吗?

  当我再次敲开明嫂子门的时候,她已经换了睡衣,不是很薄,但已经很少了,她一边下着面条一边跟我聊着天,我走进厨房,在她身后停下来,我们俩的距离无限接近,但我没有碰到她,她清楚的知道我在身后,却只是搅着锅里的面,我慢慢的把下身靠在她的屁股上,一种浑圆,坚实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。

  她没有躲,只是搅动着,我随着她搅动面条的频率,用坚硬的下体在她屁股上画着圈,接着我把手从裤子兜里拿出来,放在她的大腿两侧,上下摩擦着,又缓慢的向前移动着,我把头低下来,用鼻子拨开她的头发,闻着她的脖子,她似乎怕痒的一缩,终于没有动,就这样,我慢慢的环抱着她,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肚子上,嘴唇一点一点的亲吻着她的脖子,脸颊,肩膀。

  我把着她的腰,转过了她的脸,她似乎不敢看我,一下子侧着脸靠在我的胸口,我甚至可以感觉她的脸烫的厉害,呼吸中也带着大量的热气,我用左手抓住她两只手,一起扳到她后背,然后右手脱起她的下巴,我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,她呼吸急促,我用虎口抓着她的两颊,这样她的嘴酒向前嘟了起来,我豪不客气的吻了上去。

  她没有挣扎,只是热烈的回应着我,我们的舌头搅在一起,我用手摩擦着她光滑的后背,这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豁出去了!我伸手关了她身后的煤气,让面条去见鬼吧!

  我们拥吻着,我本要拖她进卧室,可她怎么也不肯,我猜她是不想在他们的卧室里被我蹂躏,我们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,虽然我那时候只有20岁,但谦虚的说,我已经是非常有经验的老手了,我没有急着进攻占领她,而是跪在她面前,她坐在沙发上,我脱去了她的睡衣,她半裸了,羞涩的抱着胸,我先是把头埋在她的胸前,用力的在她双蜂间呼吸着,用鼻子和脸蹭着她已经坚硬的乳头,一下一下轻咬着。

  她动情的抱着我的头,用下巴顶着我的前额。一边亲吻着她坚挺的咪咪,我一边想要不要给她口交,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冲上了我的头脑,根据明连长的个性,我100%的肯定他们不会有太浪漫的性爱,我为什么不给她一次一辈子也忘不掉的性呢?想到这里,我退了一小步,两手摸到她睡裤的边缘,她先是下意识的拉了一下,然后顺从的抬起了屁股。

  当我把她彻底解除武装后,她两手按住两腿间的丛林,又想也遮住胸部,可人毕竟只有两只手,她按住下体的动作反倒成了挤起胸部的动作,她无限娇羞的催促我关灯,可我已经又跪在了她两腿间,亲吻她的胸,肚脐,小腹,当我滑向她茂密的丛林时,她紧张的拉住我的脸说:「别,关儿,脏。」

  我拉住她的手,放在她身体两侧,用我下巴上的胡子猛烈的刮着她的阴毛,她两腿突然僵直,我感觉到了来自脸颊两侧的压力,我用肩膀托开她的腿,张嘴完全含住了她的温柔乡,她身体猛烈的颤抖了两下,紧咬着嘴唇,发出母兽般的呜咽。

  坐了一天的车,又是冬天,她的下体多少有些味道,但不是很刺鼻,却更能激发我的兽性,我伸出舌头,发出很大的声音品尝着她的花瓣,同时用右手食指轻轻的伸进伸出,还不时用小指刮一下她的肛门,每次刮到那里,她都会痉挛一样的颤抖几下,她的小兔子彻底硬起来了,我用牙轻咬着,用舌头不停的在上面打转,她似乎真的受不了了,两条腿越来越夹的有力量。

  我站起身,脱光了外衣,又蹬掉了裤子,站在她面前,我小弟弟不是很大,只有15厘米,但此时已经是怒母圆睁,一跳一跳的,我探身双手扶住她的脸颊,拉到了我下面,她似乎有些抗拒,但犹豫了一下,还是张口含进了嘴了,可以肯定的说,她一定没有,或者很少跟明连长口交,因为她太不专业了,只是机械的套动着,没有舌头的动作,也没有手的动作,更不会象我女朋友一样,一边口交一边揉着蛋蛋,略感无趣。

  我拉起了跪在地上的明嫂子,让她躺在了沙发上,她闭上眼睛,满脸通红,轻轻的说了声:「上来吧!」

  这一句「上来吧!」让我思念到了今天,每当回忆起那个晚上,这句话都成为那一夜的经典,一个军官的老婆,和军官的战士,赤裸缠绵,禁忌之美,让人难以释怀!

  我没有用手扶,只是轻轻的一顶,小弟弟就已经找到了泥泞的入口,可也只是含着半个龟头,我太享受这个时刻了,不想太快的结束,所以只是一寸的进,一寸的出,出来后还磨蹭着她的小兔子,然后再顶进去,再拉出来,这样过了几分钟,她终于似乎禁不住挑逗,身体向下一沉,两手抓着我的后腰滋……

  我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,她低低的呼了一声,这时候我再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兴致,挺枪快马,急风暴雨一般砸在她的下体,我们接合的地方湿漉漉的,每一下接触都会溅出水花,她两手抓着我的上臂,脖子后仰,死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音,大概几十下后,她已经被我沙发的这头,撞到了沙发的另一头。
  趁这个机会,我站起来,把她板着跪在沙发上,她顺从的象一只小鹿,跪下后,伸手扶着我的大枪,再次猛撞了进去,我没有非常用力的抓她的屁股,毕竟留下指印不是什么好事,我只是抓住她的腰肢,一下一下的冲着,汗水已经把我的眼睛都挡住了,擦了一下,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吧一进一出,带着她嫩红的阴肉翻进翻出,心里真的很有成功感,我在狂干着自己连长的老婆,而且就在他的家里,就在他的照片下面,这让我更加疯狂。

  连续狠狠的进出了100多下后,我又把她翻过来,我是一个不喜欢女人主动的男人,也不喜欢女上的姿势,于是我让她侧躺在地毯上,两腿并放在一侧,阴肉就象鲍鱼一样裸露着,我按住她的右跨骨,两腿分的很开,把鸡吧放低,顶了进去,她的逼里仍是泥泞一片,这样只干了几下,发觉自己的膝盖内侧磨的很疼,就让她整个人平趴在地毯上,自己象骑马一样,坐在她的臀部下面,然后把鸡吧向下45度插进去,这个姿势肯定不会插得很深,但没想到却让她得到了高潮。

  我一边亲吻她光滑雪白的后背,一边前后运动,看着她的小屁股被我挤的各种形状来回变化,心里好爽。须臾,又把她翻过来,我们紧密的贴在一起,她他两条腿并紧,我却分开很大,我们的阴毛互相摩擦着,我从她腋窝下伸手扳着她的肩头,她也死命搂着我的脖子,就在地毯上,毫无缓冲,我劈啪的用我8块腹肌的小腹猛烈撞击着她的,就这样几十下后,我象野兽一样低吼着:「宝贝儿……宝贝儿……来了!要来了!」

  她这时也意乱情迷的低叫着:「给我!给我!我要,射我,射我!」

  3秒后,就象山洪爆发一样,我连续抽动了7——8次,才软软的趴在了她身上,感觉着她的小逼一点一点的把我的鸡吧挤了出来,她真的就象个大姐姐一样,爱怜的抚摸着我,轻轻喃呢到:「小P孩儿啊!拼了命了你啊!」

  我无力的趴着,5分钟后,我才不情愿的爬起来,我们都笑了,在她的心口窝儿那里我们的汗水竟然存成了一个小水坑。我们一起洗了澡,吃了那成了浆糊的面条。那一夜我们又做了两次后来她是真的求饶了,我也真的空了,就这样,从近一年前埋下的种子,终于发芽了。

  而后,在我服役的最后一年里,我们借各种机会,又疯狂的做爱,直到我退伍,离开S城,这段情才告一段落,即便如此,退伍的最初一年,我还是会回去跟她见面,吃饭,做爱,而这段感情最美妙的地方是,我们爱着对方,却又默契的不去要求对方,也努力的维护着正常的感情。

  如今,岁月如梭,她终于如愿的有了宝宝,我们也渐渐的失去了联系,但在我人生的岁月里,明嫂永远是我不会忘记的女人,一个偷情却善良天真的女人。
[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7788yoke 金币 +25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